商人羅永浩的四個面具

2002 年,春晚舞臺。

大忽悠兩口子碰見了一年前被騙拄拐、怒發沖冠的伙夫,大忽悠老伴兒神色慌張,但大忽悠卻底氣十足:

老伴兒:嗨,這不腦袋大脖子粗嗎?

大忽悠:別著急,這回輪椅有銷路了。

老伴兒:說啥呢,人家腿都好啦!

大忽悠:腿好了,去年腿還好呢不就忽悠瘸了嗎,你看我今年怎么把他說成個上車的。

前言

錘子科技最近的新品發布會上,老羅 5 月份的黑眼圈和滿頭大汗全都煙消云散了,似乎曾經的尷尬、嘲諷、謾罵都不曾存在。

開場“報喜不報憂”環節的 10 分鐘里,現場共響起了 7 次熱烈且亢奮的掌聲歡呼聲,凱迪拉克中心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過去的三個月,錘子科技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質疑——盡管過去六年間,錘子從未免于輿論爭議,但從來沒有像最近一段時間一樣,聲量如此巨大且步調一致:老羅寄予厚望的 TNT 成為全網最火的段子和表情包,堅果 R1 鏡頭刮花屏幕開膠售后也備受吐槽,TNT 被曝停產,工業設計副總裁李劍葉離職,發布會前老羅吹過的牛皮,和錘子面對的窘境一不小心成了正比。

如果把這一切都比做一場舞臺劇,那么上一場演砸了的老羅,這一次卻并沒有垂頭喪氣。他帶著從容自信的步伐重新邁向聚光燈下,輕而易舉地化解了一切尷尬與羞恥,并在開場的幾分鐘里,享受著臺下的掌聲與歡呼,以及男女粉絲高呼的“我愛你”。

在我看來,堅果 Pro 2S,兼容所有顯示器的 TNT,子彈短信以及所謂的無限屏,都不是這場發布會值得關注的焦點。反倒是老羅所呈現出的姿態值得關注,他又一次證明了一個屬于他自己的真理:

只要戴上他精心打造的面具,商人羅永浩就永遠配得上某一群人獻上的崇拜與信仰。

老羅的四個面具

不久前,交大博士李宏燁夫婦懟上郭德綱,在輿論中掀起了一陣風波。且不說他們的研究成果有沒有價值,單從表演上看,他們缺少舞臺感,在臺上顯得極不自然,說白了就是缺少天賦。

老羅顯然站在的他們的反面。在語言藝術上,老羅的天賦在全國范圍內都稱得上頂尖。這份語言天賦支撐他做老師、開學校、辦演講,甚至到做手機時,“單口相聲”仍然是他最有力的營銷武器。

老羅覺得做手機是為了交個朋友,但他的“朋友”中說不定一大半是沖著相聲來的。

在經歷了十多年的摸爬滾打之后,老羅最終將這份天賦,編織成了四個固定的面具,每次公開演講,他都將這幾個面具依次戴上,在順遂時錦上添花,在危機時化險為夷——就像這場發布會所做的一樣。

而商人羅永浩躲在面具后面,獲得了他想要的一切。

老羅面具一:直面尷尬的坦誠

此次發布會的第一個大高潮,出現在羅永浩將最惡毒的罵 TNT 的話,呈現在 keynote 上的那一瞬間,頓時全場歡呼,掌聲雷動。

??

除羅永浩及錘子科技之外,你很難想象一個企業能夠如此坦誠地展示負面言論。且從內容上看,顯然其團隊還精挑細選了最“精彩”的評價,并通過不同層次的突出和動畫展示了出來。

這當然不是老羅第一次這么干。早年錘子 T1 銷量尷尬,老羅仍然會把銷量在發布會上公開并精確到各位;M1 系列老羅評價說“那是錘子工業設計史上的恥辱”;連當年錘子生存艱難曾商談要賣掉的往事,他都能拿到發布會上調侃一番。

甚至,老羅能在發布會上,公開告訴大家配件成本,告訴你這是“赤裸裸的賺錢,惡性賺錢”,你看看做企業的,哪還有第二個如此耿直的人?

這種直面尷尬的坦誠,讓錘子像素顏的姑娘在一群涂脂抹粉的婊子中間一般鶴立雞群,顯示出了一股工匠的驕傲和喜悅,諷刺著其他人的庸俗和不堪。

但是,老羅的坦誠,終究是避重就輕的。作為過去幾個月錘子最重要的在售商品,堅果 R1 出現的質量問題,他只用“第一批”“一點點”“售后及時處理”和“非常非常抱歉”等幾句話一筆帶過,并及時將話題轉向了市場規模下跌,順利地避開了這些真正影響用戶的關鍵信息。至于存在質量問題的手機到底占多達比例,售后處理滿意度多少等重要問題,也全部未曾提及。

要知道,堅果 R1 的質量問題相比那些嘲笑調侃而言,對錘子實質影響更大。如果堅果 R1 不合格率與行業主流品牌持平,那么這是一個清者自清的好機會;如果堅果 R1 出現顯著缺陷,那么作為企業最終是如何彌補用戶損失的?

這些問題,老羅全部規避掉了。只拿些不疼不癢的問題,調侃一把以表示自己的坦誠。錘子科技并不如其他企業高尚多少,只不過用技巧,給粉絲們呈現出了一副坦誠的樣子罷了。

老羅面具二:奮勇向前的勇氣

勇氣,一直是老羅的關鍵人設之一。從怒砸西門子冰箱、堵截方舟子、舌戰王自如,到現在在發布會上冒著被嘲笑的風險演示軟件交互,老羅不斷用各種方式為自己的勇氣標簽增加說服力。

本場發布會,老羅還為自己寫了一句大義凜然的口號:

似乎現場演示軟件操作,對于一個手機廠商來說是一件天大的挑戰。他甚至諷刺蘋果說“過去地球上只有一家公司,前任老板還活著的時候,是這樣演示軟件的”,老羅又一次成了喬布斯優良傳統的唯一繼承人。

可事實上,蘋果去年在 iPhone X 發布會上,同樣演示了 Face ID 和 Animoji,還一度因為 Face ID 解鎖失敗而被媒體嘲笑。同時,AR 技術的運用也同樣是蘋果發布會的重中之重。不知道為何羅老師會忽略別人的作為,將自己視為唯一。

錘子與蘋果不同的是,過去幾年,每一場錘子發布會的現場演示失敗率都非常高。至于為何老羅仍然堅持演示,我認為有一個重要原因:

老羅在軟件上的創新,多數有著極高的學習成本且不符合用戶已經養成的使用習慣。如果不經現場演示,很難向大眾傳達軟件創新的獨特之處。

這并不是勇氣,而是在削足適履。只不過老羅通過語言上的技巧,改變了這件事本身存在的缺陷,將其改造成了“勇氣”的又一次論證。

那個拎著錘子的老羅一直都在,只可惜,他的錘子如今只是揮舞在空中,告訴人們他所擁有的,與眾不同的勇氣。

老羅面具三:知識與工匠的情懷

高曉松曾經在節目里談及情懷及工匠精神時說:“這個情懷不是說我照張照片,工匠精神,人家就到處融資去了,我有工匠精神,大家快給我錢,宣傳,開發布會,工匠就有了,情懷就有了”。

他的諷刺對象,不言自明。

老羅有知識分子情懷嗎?表面看似乎是有的。他推薦的書在國內大賣帶給作者收入驚喜,中信出版社是他發布會的常客,本次發布會,他擔任主編出版了三套工業設計叢書,發布會結束前坦誠門票只賣了一半,自掏腰包五十萬捐贈給開源社區。老羅似乎一直堅持在做有情懷的事業。

但另一層面,作為一個知識分子,他將自己過剩的創作欲放在營造輿論熱點上,從 T1 到 M1 到堅果,其輿論煽動最終在 TNT 發布前夕達到頂端。營銷手段無可厚非,只是最終產品上的落差,讓驚奇而來的關注,變成了一場徹頭徹尾的鬧劇的旁觀。

至于工匠精神,老羅似乎也有那么一點。不過他大部分的時間放在軟件細節上,卻忽略的硬件為基礎的核心體驗。T1 到 R1 ,錘子的品控始終都是問題。

最終導致的結果是,老羅的所謂情懷,是文字,是口號,是夢想,是廣告,唯獨不是質量靠譜、軟硬件一體的產品。

當然,為情懷也好,為營銷也罷,老羅捐款等實質上產生正向意義的行為本身,不應該受到質疑。這一點,無話可說。

老羅面具四:與生俱來的幽默

老羅的幽默與生俱來,是他得以成功的最重要的原因,也是前三個面具的所不能缺失的根本。

他幽默,所以他侃侃而談,他可以用幽默進行諷刺,贊美,和自嘲;也可以用幽默進行攻擊,不屑,和詭辯。

幽默是輕松的,博人一笑的,是快樂的,舒展的。于是,人們在幽默營造的氛圍里,放下警惕,認為對方是無害的,是善良的,是憨態可掬的,是值得信任的。

就像《愛情公寓》明明是抄來的作品,依舊有人為它辯護,僅僅是因為,很多年前的某一個夏天,它曾讓他們快樂過。

而老羅也同樣在過去某一天,用他的“老羅語錄”,他的演講,他的單口相聲,為無數人帶來了歡樂。這些人因此相信他,一直相信了他六年。哪怕這些年里,這些人經歷了 T1 的突然降價,M1 的恥辱,R1 的品控,和 TNT 的莫名其妙。

可這些人,依舊在新的發布會上為老羅搖旗吶喊,并堅定地相信,老羅總有一天,會改變世界。

面具下的商人

面具下的羅永浩,終究是個商人。

發布會最后,他提到了自主研發操作系統,無關安卓,從底層代碼寫起,面向下一個計算平臺。

他甚至提到,有較大概率,碰到愿意支持他和錘子的土豪,如果順利,大概半年后就可以啟動。

這一刻,我才知道所有罵過 TNT 的人,都看錯了。TNT 從一開始,就不是面向消費群體的產品,而是面向投資者的產品。

數月前,中興禁令引發的芯片和操作系統危機在行業內成為熱點。如今復盤來看,對彼時正在籌備鳥巢發布會的老羅來說,這絕對是一次絕佳的助攻。操作系統危機,讓 TNT 的價值在資本市場顯得更加耀眼,而老羅用完美的宣傳預熱,博得了盡可能多的關注度。

終于,三個月后,他收到了反饋。所以,他才能氣定神閑地站在舞臺中央,接受歡呼,接受吶喊,無視過去幾個月所有的非議,以及產品質量上的問題。

因為資本已經蠢蠢欲動,要幫助他改變世界了。

所以,鳥巢發布會后叫囂著錘子要完的看客們,大概是要失望了。錘子科技會活得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好都要有錢,老羅的狀態也會越來越精神,而他所仰仗的,正是過去這么多年來靠四個面具所撐起來的名氣,以及在坎坷過程中積累下來的不離不棄的粉絲,和那臺淪為笑話的 TNT。

面具背后的商人有了這一切,絕不會輕易倒下。唯一的希望是,羅老師在改變世界的同時,也能腳踏實地一點,把消費電子產品做好,別讓一如既往支持錘子的粉絲們,一直在輪椅上打轉。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小內
來源:互聯網圈內事(ID:quanne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