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的圈地運動:誰能建立更高壁壘的封閉生態?

據國外媒體報道,與西方同行不同的是,中國大科技企業專注于構建一個具有更高壁壘的封閉生態系統。中國互聯網的競爭不再是單個科技公司的競爭,而是越來越多的生態系統之間的競爭。

34歲的鄧爽(Deng Shuang,音譯)是一個孩子的母親,她想通過微信和朋友分享自己在淘寶上找到的嬰兒鞋。鄧無法從淘寶將商品直接分享到微信,而是經歷了一個非常笨拙的過程:她必須復制一個自動生成的淘寶鏈接,然后粘貼到微信才能發送。

中國兩款大型應用程序之間存在一個小小的共享障礙。當每天都有數百萬用戶受到這個障礙的影響時,這就不是件小事了。但這不僅僅是一個可以通過更新輕易修復的技術漏洞:這只是中國互聯網巨頭為保衛自家花園而建造的圍墻的一部分。

大多數人認為中國的互聯網本身是一個世界,但很少有人意識到在中國的網絡空間中有多個獨立的、松散連接的生態系統。中國互聯網的競爭不再是單個科技公司的競爭,而是越來越多的生態系統之間的競爭。

超級應用和生態系統

“美國和歐洲的互聯網公司通常只專注于一個領域,并努力做到最好。然而,中國企業創立之初會關注并解決一個問題,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開始著手解決所有問題。”中國創業加速器Chinaccelerator(中國加速)總經理賓威廉(William Bao Bean)在接受采訪時如是指出。

中國的科技公司,尤其是像BAT(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這樣的早期科技巨頭,往往從某個垂直領域起步,但有一個非常大的發展愿景。這一模式逐漸發展為“超級應用 +生態系統”的模式,中國科技公司試圖利用超級應用的優勢地位,創建更大的在線平臺。

超級應用 (通常是巨人們最初起家的地方)充當了推動用戶參與的錨點。即時通訊應用QQ的母公司騰訊(Tencent)繼續憑借微信在社交網絡領域占據主導地位。阿里巴巴在電子商務領域憑借淘寶應用有自己的老地盤。而百度則通過其搜索引擎應用鞏固市場。

隨著企業的發展,圍繞科技公司的生態系統逐漸形成;每當一個新的時尚區域發展起來,生態系統就會生根發芽。當然,擴張仍從相關業務開始。例如,阿里巴巴成立支付寶是為了解決淘寶市場的支付問題,而菜鳥網絡則是為了解決物流問題。

由于每個科技巨頭在早期都有自己的業務領域,它們基本上互不干擾。然而,隨著它們的成長,彼此之間的業務不可避免地在爭奪新興市場過程中開始重疊,最終我們看到的是在彼此地盤上展開的全面競爭。

2013年,當叫車服務首次在中國市場蓬勃發展時,阿里巴巴和騰訊分別投資了快的打車和滴滴打車,讓它們的資金進入新興市場。百度則通過投資Uber進入戰場。正面的競爭逐漸從叫車這樣的業務轉移到社交網絡、支付、游戲和移動電子商務中的基礎業務。

當科技巨頭將中國科技領域的競爭轉向它們的代理人戰爭時,它們也建立了一個鎖定用戶的生態系統。中國的科技公司也在自己的翅膀下收集了一整套專有的應用和服務,覆蓋了用戶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這樣用戶就可以在不離開自家生態系統的情況下滿足需求:電子商務、內容、支付、社交網絡、游戲、教育。

帝國的形成

生態系統的擴張要么通過投資、收購,要么在公司內部實現。在創業早期,中國的科技大亨們常常因為抄襲初創企業的創意,并利用其龐大的資源、經驗和用戶壓垮初創企業而聲名狼藉。騰訊受到了這種批評的沖擊,并給面臨“如果騰訊抄襲我該怎么辦?”等困境的中國企業家留下了陰影。

考慮到中國互聯網領域的快速增長,趨勢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會發生變化。對于一家公司來說,要趕上每一股新興的“旋風”,甚至對于BAT三巨頭來說,都是一項越來越艱巨的任務。最重要的是,深挖自有項目可能會讓公司更容易受到市場趨勢不穩定的影響。

因此,收購或投資于即將到來的垂直細分市場或收編擁有現成團隊和產品的初創企業,對于大科技企業來說已成為一個更有利的選擇,同時也有助于其擺脫模仿者的形象。

阿里巴巴和騰訊是近年來最活躍的交易撮合者,甚至比大多數天使投資者、風險投資家和私人股本更活躍。市場研究公司ITJuzi的數據顯示,在2017年的風險投資排行榜上騰訊以125筆交易高居榜首,而阿里巴巴以77筆交易排名第四。與阿里巴巴和騰訊相比,百度相對比較保守。

這些大規模搶占地盤的行動,實際上將中國科技界分成了不同的陣營。據咨詢公司Ctoutiao的數據顯示,中國一半以上的獨角獸企業要么是由BAT創立,要么是由BAT投資,而市值在50億美元以上的公司中,90%以上與這三家企業有關。

但不同的企業可能有不同的投資風格。阿里巴巴傾向于持有其他公司的控股股份,并深度參與這些公司的運營。騰訊采取不干預的方式,只投資少量股份。這就解釋了為什么騰訊的交易數量更多。但這種方式也讓這個社交和游戲巨頭陷入了困境。今年早些時候,微信的一篇帖子在網上瘋傳,批評騰訊“失去了夢想”,把太多的時間花在尋找值得投資的應用上,而不是開發自己的產品。

初創公司的好處

超級應用的強大功能以及成為生態系統成員重要性的最好例證就是拼,多多的崛起,其成立后不到3年,就達到了1000億元人民幣的總商品價值量里程碑。完成這一目標淘寶用了五年時間,而京東花了十年才實現。

它的病毒式增長在微信生態系統中根深蒂固,后者提供了一整套用戶參與、云服務和支付解決方案的資源,有助于買家無縫完成整個消費周期。

該公司在招股書中承認,“如果目前騰訊向我們提供的服務因任何原因受到限制、做出讓步、功能縮減或效率降低,或變得更貴甚至無法使用,都會影響到我們在微信內提供的迷你程序的可用性,我們的業務可能會因此受到重大負面影響。如果不能維持與騰訊的關系,可能會對我們的業務和運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失去一個巨大的支持者可能是有害的。中國小額貸款機構趣店的股價跌至上市以來的最低水平,原因是投資者擔心螞蟻金服在8月份交易結束后不會與這家現金貸款機構續續簽戰略合作關系。

更高的壁壘

隨著競爭的加劇,中國的科技巨頭們正在通過阻止來自外部服務或提供更多好處來保證用戶的忠誠度,從而抬高生態系統的門檻。今年5月份,微信發布了更嚴格的限制,在其即時信息流中限制共享外部音視頻鏈接。實際上,除了騰訊支持或開發的網站外,諸如抖音、快手以及喜馬拉雅等所有受歡迎的流媒體網站鏈接都被微信所禁止。

盡管禁令在三天后被取消,但允許訪問其最有價值的流量來源的基本原則是非常明確的——僅限于騰訊的盟友。

今年8月份,阿里巴巴宣布了一體化的88VIP付費會員計劃。淘氣值(一個通過消費歷史和個人信用計算的積分系統)超過1000的阿里巴巴用戶可以僅支付88元就獲得在天貓超市、天貓環球、優酷、餓了么、蝦米音樂以及淘票票通用的年度會員資格。而淘氣值低于1000的用戶需要支付888元才能成為年度會員。兩種會員費之間超過1000%的差距意味著阿里巴巴的策略是要鎖定那些頂級買家和頻繁使用相關生活服務的用戶。

“阿里巴巴的使命使我們不可能成為一個帝國式的企業。我們相信,只有建立一個開放、協作和繁榮的生態系統,使其成員能夠充分參與,我們才能真正幫助我們的小企業和消費者。”阿里巴巴董事長馬云(Jack Ma)在2014年阿里巴巴首次公開募股(IPO)前的一封公開信中如是表示,“作為這一生態系統的管理者,我們把重點、精力、時間和資源都花在了有利于生態系統成長及其參與者更大利益的舉措上。”

馬云的哲學講述了所有科技巨頭如何經營自己的業務。騰訊和阿里巴巴的生態系統仍然是最發達的,百度緊隨其后。小米、滴滴出行、字節跳動、美團網等新興科技公司正在各自的智能硬件、移動、內容和O2O領域打造自家生態系統。但他們仍在追趕BAT的步伐。滴滴和美團雖然本身已經獨立,但與阿里巴巴和騰訊之間依舊有投資關聯。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費宇
來源:“網易智能”(ID:smartman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