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老師往何處去?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在自己五十四歲生日這天宣布了“傳承計劃”,張勇將在一年后接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阿里巴巴開始進入“后馬云時代”。這一天,2018年9月10日,還是阿里巴巴十九周年紀念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34個教師節。

馬云的傳承計劃,毫無疑問會面臨無數種解讀,退休、退隱、幕后這些詞匯會在天空中飛舞好一段時間。無論哪些詞匯盤桓,都無法改變馬云作為阿里巴巴創始人、第一號員工和永久合伙人的事實,同時也無法改變他的“馬老師”身份。

從馬主席到馬老師,他被耽擱了差不多二十年。

“馬老師”某種程度上是馬云“回歸”社會,從阿里巴巴的馬老師變成社會的馬老師。這是他心愿的達成,也是他志趣的歸來。

事實上,據曾任阿里巴巴副總裁的波特·埃利斯曼(Porter Erisman)描述,早在1999年創業之初,馬云就告訴人們他可能在四年后辭職,因為他并不適合做一名首席執行官,他會找一名“專業能手”來擔任公司CEO一職。但是波特離開阿里巴巴的時候,馬云已經意識到,成功地領導一家公司其實并不需要“專業能手”,也無需任何特殊的背景或技能。

馬云是一位杰出的企業家,但曾鳴曾直言不諱地說他不是一位合格的CEO;2013年,馬云在給員工的信中也寫到:“9年前初創淘寶時,有位投資者朋友和我談話,希望我有一天不再擔任CEO。他認為我不會是個標準版的合格CEO,我同意他的看法呵呵。但我知道那時候我和公司都沒有準備好。從那時候起,我和我的團隊就開始為這一天努力。我們也許不會是最成功的公司,但我們希望自己是最持久、最具活力的公司。”

2013年,馬云卸任CEO,陸兆禧接任;2015年,陸兆禧卸任CEO,張勇接任。阿里巴巴沒有因之變得糟糕,恰恰相反,在馬云CEO交替的這五年里,阿里巴巴完成了在美IPO、成為了亞洲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和全球最炙手可熱的互聯網公司之一。

1985年,第一個教師節的時候,馬云在杭州師范學院外語系讀大二。那一年他21歲,風華正茂。1988年,他大學畢業,他在杭州電子工業學院當了6年馬老師。

馬云曾在多個場合說“教師是我最喜歡的職業”。幾天前,在“第三屆全球XIN公益大會”教育分論壇上,馬云說自己最后還是會回到老師這一行,未來會把所有精力和想法都放在教育上。 “我做老師能得心應手,而且也是性格決定的,我對很多東西充滿好奇和想象。”

“我進入商界完全是誤打誤撞,本來就想玩兩年,沒想到一做做了20年。”

如今馬云終于卸下了一件外套,回到了本初。他要找到正在消失的樂趣,那種能夠與他長久以來的夢想、他所熱愛的事情如影隨形的樂趣。

他是幸運的,阿里巴巴有合伙人制度作為屏障,有強大的價值觀、企業治理庇護。阿里進入“后馬云”時代,對于阿里和馬云,都可謂求仁得仁了。

杭州青年教師馬云這漫漫的商業人生,從他在1999年9月10日創立阿里巴巴時,便已如宏闊的卷軸,只待展開。他的創業故事在中國耳熟能詳、老幼咸知:十九年來,他遭遇冷眼、碰壁、被質疑、責難和詈罵,終至帶領阿里巴巴成為中國互聯網翹楚。

如今阿里巴巴已龐大如商業帝國,電商、金融科技、云計算、智慧物流,諸平臺已各就各位,未來清晰可見,挑戰的樂趣日漸消殆,以致他兩年前在俄羅斯的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說出了后悔創立阿里巴巴的戲言——

“說實話,我人生中最大的錯誤是創立了阿里巴巴。我創立阿里巴巴的時候,從沒有想過自己的生活會變成現在這樣,我本來認為這將是一家小公司。沒有料到有那么多責任上身,每天有那么多問題。現在我每天都忙于執行主席的職務。”

人生猶如羈旅,爬坡時興致盎然,平道疾步,無法欣賞路邊風景,樂趣自然大減。所幸馬老師又給自己開辟了新的戰場,試圖通過一場場公益戰事,找到挑戰的興致。

馬老師同樣漫漫的公益人生,并不較他的商業人生起步為遲,從1995年的一場挑戰中便已開啟。

1995年某日,杭州電視臺想做一個心理測試。他們找了五六個大漢在馬路上撬窨井蓋,看看是否有人出來制止。那天晚上,一個又一個行人視若無睹,直到有一個瘦下的、頭發凌亂的年輕人出現。

那個年輕人騎著自行車來回繞圈,最后鼓足勇氣指著幾個大漢:“給我抬回去!”

這個年輕人便是馬云。那時候他尚未創立阿里巴巴,其所擁有的只是“中國黃頁”。當晚八點多,他騎了個自行車去加班,碰巧遇到此事。

“我忽然想到前幾天報紙上登過,有個小孩掉到沒有蓋子的窨井里面淹死了。特別懊惱的是,五六個人我怎么打得過?而且一看個子都那么大。”

多年后,他在一個電視節目中說,“我就騎自行車跑到前面去找人,騎了四五百米,警察一個都沒有看到,邊上也沒人愿意跟我來。我繞了兩圈實在忍不住,然后我回過去停下來,一只腳跨在車上,一只手指著他們:‘你給我抬回去!’”

他內心充滿恐慌,但良知戰勝了恐懼。“那時我在想,如果他們沖過來我肯定逃了,但是不說我又難受。這時候突然有個男的沖了過來:‘你說什么?’我看有人跟我講話我就特別得意,我說喏,就是他們,把那個窨井蓋抬走。他問,你想他們怎么樣?我想他怎么會問這么傻的問題呢?一看背后有個攝影機在對著我……”

“那天就我通過了這個測試。”

馬云在十九年前創立阿里巴巴,盡管他在公司內推行公益,阿里也多有好人好事,但公益卻從未在阿里內部體系化。

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改變了這一切。在這一分鐘里,一些鐘表永遠停了,一些人永遠走了,一些建筑永遠坍塌了,一些記憶永遠消失了。

但有些東西建立了起來,譬如阿里巴巴的公益體系。

在那個下午,杭州華星時代廣場的阿里巴巴當時的總部,地震余波同樣使人們感受到震蕩。

捐款救災是本能的反應。這一天,支付寶員工收到了四十七封來自身邊同事群發的有關災情實時通報和號召捐款捐物的郵件。

但在當時,公益募捐,無論捐款還是捐物都只能通過傳統的途徑。企業或者單位捐款占大頭,公眾募捐占比很小,一般就是臨時設立在社區、學校、單位的募捐箱,或者捐款人自己去銀行轉賬。當天,地震之后,各大國字號公益基金會都公布了募捐賬號,但等到下午5點50分,汶川地震的震級被確認為7.8級特大地震時,銀行已經關門了。

產品經理俞峰一開始想要去四川震區,但很快自我否定了,去了也是添亂,他覺得還是該發揮公司和自己的特長,想不添亂的辦法。

2008年,支付寶剛成立五年,阿里巴巴還沒上市。許多人是通過報紙夾縫的廣告,來到這家還不知道怎么盈利,卻干得熱火朝天的創業公司。

當時俞峰正負責推進線上支付,改變人們延續了上千年當面交易的習慣。仿佛電光火石,他想到,既然可以線上支付,為什么不在線上捐款?(張嘯柏,《阿里巴巴在十年前的那個晚上》,“商業人物”)

阿里巴巴的公益理念從那一刻開始迸發、成形。

幾天后阿里巴巴成立了災后重建工作小組,馬云是組長,彭蕾是副組長。他們拿出2500萬專項基金,對口支援重災區青川縣。

一批批來自阿里巴巴的志愿者也從全國各地匯集到四川,他們試圖進入震中幫助救援。里氏八級的大地震已經將整個青川變成了廢墟,他們想進入震區內部并不容易。他們想找個人帶路,轉來轉去,不知道怎么找到一個叫李海市的人。

李是當地的一位公務員,地震發生后參加了救災,也在互聯網上發起過募捐。他帶著阿里巴巴的志愿者在震區參加了一周的救援。他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抗震救災結束后,阿里巴巴要參與青川災后重建。彭蕾找到李海市,邀請他加入阿里巴巴,到新組建的“社會責任部”工作。李同意了。他是阿里巴巴社會責任部第一位員工。

“我不知道公益,也不知道社會責任,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覺既然災后重建,這個地方需要人在四川做這個事情。”

李海市在青川工作了整整一年,在那里建立了“阿里之家”,就地招募了駐守小二,開始了阿里巴巴對青川的十年援助之路。

2008年的汶川地震以其巨大的沖撞,給中國企業家們進行了公益啟蒙。王石、王健林、馬云、馬化騰、馬明哲都被以各種方式卷入當中,一位叫陳光標的精明商人,藉此一舉成名,還被奉為“中國首善”。

大部分中國企業家在當日還分不清公益與慈善之別,以為捐款、救災便是公益,但馬云此時已為阿里巴巴的公益之路樹下路標。

2009年,阿里巴巴從華星時代廣場搬到了濱江園區,作為慶祝,阿里組織了員工游錢塘江的接力賽。

在2016年的“首屆全球XIN 公益大會”上,馬云講了那個觸動他的現場:“當最后一棒員工上岸的時候,我們發現他們身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塑料袋及各種各樣的殘渣,我們所有員工那一天非常震動,沒有想到我們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面,沒想到這就是我們在喝的水。”

“從那一天起,阿里巴巴所有員工在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世界不夠好,你即使過得再好都沒有意義。所以從那一天起,我們決定阿里巴巴把每年千分之三的營業額作為公益基金來建設整個城市、國家和世界的環境保護。”

使馬云開始關注水環境的,還有一個叫張醒生的人。張曾擔任愛立信(中國)CEO,他與馬云都是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的發起理事。張在2008年年底出任了大自然保護協會北亞區總干事長。

李海市告訴我,張醒生曾帶馬云去大自然保護協會美國總部考察,回來后他就老跟他們講,我以為做環保做公益,就大家一起聊聊天,開開心心的,哪知道美國的TNC理事會那么認真,頂尖的科學家也參與進去了,比如說某個植物怎么保護、動物怎么去保護,很受影響。“所以他也有啟發,后來就做這個。”

2011年5月26日,馬云發布了他的第一條新浪微博。

“我一直認為地球是有靈性的 樹木好比毛發 水就是血液 石油就是脂肪 山脈是骨骼……現在毛發被剔除 血液被污染 脂肪快被抽完 骨骼在被寸寸打斷……我要是地球也要憤怒,也要報復人類。地震海嘯干旱……!明年誰也沒有船票!” 

他的新浪微博名稱為“鄉村教師代言人—馬云”,認證身份為“TNC(大自然保護協會)全球董事會董事馬云”。

錢塘江中的塑料袋和殘渣使馬云震撼。此時李海市已從青川回杭,負責阿里巴巴平臺公益活動。馬云委托他關注水環境保護項目。

阿里巴巴大部分公益項目都是自下而上的,員工有了好的公益點子和實踐,集團注入資源和資金幫助項目實施、成長;水環境保護項目,是一個自上而下的項目;另一個自上而下的項目,是青川的災后重建。“這兩個是屬于我們老大定下來做的。”

李海市初時接到的概念是“水和樹”,所以他們也曾做過很多植樹的活兒,后來才慢慢聚焦到“水”上。

“我們先從飲用水的保護入手,后來就慢慢涉及到普通河流污染的一些保護。”

李海市一邊關注水環境保護項目,一邊跑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注冊。馬云要拿出3‰的營業額成立基金會用于公益,出于特殊考量。那時候阿里巴巴雖然已經崛起為互聯網新貴,但公司利潤并不高,如果是從利潤中拿一定比例,顯得口惠而實不至,而3‰的營業額卻是實打實的現金。

“提3‰的營業額的時候,也提出一些理念,就是說我們的公益是要喚醒人的意識,其實那會它的公益才慢慢成體系,說我們要喚醒人的公益的意思說我們比如說我們去地震去捐款,你捐多少錢都不會改變,受益對象也改變不了該去災區的任何情況,但是公益最能改變的是自己。”李海市說。

注冊基金會的時候,他們也思考過到底是在浙江注冊還是去北京到民政部注冊,最終他們選擇了去北京注冊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

那是2010年。馬云是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第一號志愿者,金媛影是基金會首任秘書長。金的阿里工號18,綽號“小孩”,大家都稱她“小孩姐”。

李海市在2013年做出了人生中的重大決定,他去跟馬云道別,想出去做一個環保組織。“你未來覺得我做得好,你要支持我。”

馬云說,你去做這個事情我其實很開心,比你去做某個賺錢的事情更開心。一年后,“啄木鳥”創始人李海市有一次回阿里偶遇了馬云。馬云還記得他。馬云問他:“你怎么回來了?”他們閑聊了一會兒。

馬云那時候也剛剛做出了他人生中的一個重大決定。他要成立浙江馬云公益基金會。

馬云曾經許下承諾,五十歲投身公益。“我和太太在創業之初就想好了,50歲之前賺錢,50歲之后要投入慈善和公益事業。2014年,我50歲了,覺得成立個人公益機構的事情要趕緊做起來,不能再拖。”

2014年4月,馬云和蔡崇信宣布將成立個人公益信托基金,該基金來源于他們在阿里巴巴集團擁有的期權,總體規模為阿里集團總股本的2%。基金將著力于環境、醫療、教育和文化領域,地域涉及中國內地、香港和海外。

北京時間2017年9月14日上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文件確認,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和執行副主席蔡崇信將出售2150萬股公司股份,價值達38.58億美元(約合251.75億元)。

浙江馬云公益基金會在2014年12月分成立;2018年9月5日,蔡崇信基金會在浙江湖州南潯古鎮正式宣布成立,基金關注方向為教育、體育和脫貧。阿里巴巴最具影響力的兩位創始人,兌現了他們的承諾。

2018年夏天,李海市歸來。他不算“二進宮”,只能算“1.5”。他沒有回到阿里巴巴,而是去了蔡崇信公益基金會。因為在脫貧方面與阿里巴巴基金會有業務關聯,李海市在阿里巴巴西溪園區擁有了一個工位,而他“海叔”的花名也一直保留著。

這一次他沒有見到馬云,馬云可能也并不知道他的回歸,但對于李海市來說,他的這次歸來與此前從青川來到杭州,有著巨大的差異。這一次他已經親身經歷了運作一個公益機構的酸甜苦辣,也經歷了作為“創業者”的重壓。

馬老師還是那個馬老師。他的微博名稱還是“鄉村教師代言人—馬云”。2015年9月,馬云公益基金會啟動“馬云鄉村教師計劃暨首屆馬云鄉村教師獎”。馬老師說,在別人看來,他當過老師、做過老板,其實他只做了一樣工作——當老師。

“我大學畢業后當了6年老師,創業后用當老師是辦法在做企業。我認為CEO就是首席教育官。”

“我有一個夢想:就是盡我自己的最大努力,讓老師得到真正的尊重。我愿意下半輩子都做鄉村老師的代言人,去喚醒整個社會、整個國家、整個民族對鄉村老師的關注和重視。”

馬云在2016年的“首屆全球XIN 公益大會”演講中曾經解釋過公益和慈善的不同。他說,公益和慈善不同。慈善需要善心,公益除了善心,更要有善能,只有有能力,我們才能把事情做好。我們一直堅信“公益的心態、商業的手法”,這是做公益最好的辦法。政府考慮的是如何把事情做得更為公平,科學家做事情是如何把事情做得更為準確,而企業家希望做的是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加有效。

馬老師以及阿里巴巴的公益,希望做到“喚醒”——“我一直覺得,從太極哲學來講,人剛出生的時候,50%的善和50%的惡是合在一起的,是教育、是文化、是信仰把我們的善意堆積了起來,善意超過了惡。但是由于世界上各種各樣的原因,往往惡的東西、壞的東西會偶爾淹沒我們的善良。所以,我們需要擦洗我們自己的良心、擦洗我們自己的善心——而喚醒擦洗我們自己善心最好的方法,就是參與點點滴滴公益的行動。”

“公益的職責就是真正去喚醒每個人內心的閃亮……今天世界任何地方任何世界任何災區,不會因為你捐出去的一點點錢而發生變化,你捐了錢,你自己發生了變化;因為你發生了變化,世界才有可能發生了變化。捐款真正發生變化的不是災區,而是你自己。”他說,“所以我們相信,你捐出去的每一分錢,因為你改變了,世界就會改變,世界不會因為你的錢發生改變,是你的內心發生了變化。這世界的窮,你救不完,這世界的病,你治不光,但是我們可以把這個世界上每個人的善意和善心給喚醒,這就是我們到處每年參加各種公益的初心。”

在阿里巴巴內部,常規的“喚醒”動作是“人人公益三小時”。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孫利軍(花名大圣)告訴我,阿里內部有個不成文的KPI叫“人人公益三小時”,是說要成為一個真正的阿里人,每個人就必須真正為社會去貢獻。

“三小時不是時間,而是希望去投入業余的時間去做對社會有益的事,去體驗這種心智,讓員工具備這種更多的社會擔當和責任,”孫利軍說,“這是阿里一直在實行、最重要的公益,員工公益。”

“人人公益3小時”是2015年9月15日馬老師在阿里巴巴內部提出的概念,幾乎與他的鄉村教師計劃同步。孫利軍說,當他提出這個概念的時候,每一天幾乎都有上百人參與到公益的活動中。“我們現在上線的大量公益產品,都是技術人員在業余時間做出來的。”

2017年9月5日,阿里巴巴面向全社會推出了“人人3小時”平臺。

2017財年,馬老師公益時45.5個,其中45個公益時是他用工作以外的時間做公益而來,0.5個公益時來自捐贈。“人人3小時”啟動時,馬云曾定下規矩,“無論捐多少錢,最高只能申報0.5個公益時”。

2018財年馬云公益時增加到75個,環保相關的公益行動上有四十多個,鄉村教育領域有二十多個。

在至為忙碌、四處飛來飛去的過去兩年里,他成為了阿里巴巴“人人3小時”的行動典范。

在2018年夏末,阿里巴巴西溪園區最熱鬧的事非“公益合伙人”競選莫屬。他們從幾萬人中遴選,成為與阿里巴巴合伙人享有同等榮耀的合伙人。

他們是普通員工。他們會決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的走向、評定項目的價值,至為關鍵的是,他們將成為阿里巴巴員工公益的表率,參與和領導員工公益,“讓員工今天這三個小時投入公益的事變得有價值”。

他們另外的身份是阿里巴巴那些具有影響力的公益項目的發起人。

某種意義上,他們是一個個小馬云(浙江馬云公益基金會),一個個小蔡崇信(蔡崇信公益基金會),一個個小彭蕾(湖畔魔豆)……他們將這些阿里巴巴創始人對于公益的執念、對于初心的堅守,匯聚到每個公益項目中,投射到每一個可分解的行為和動作里。

閻焱曾經作為軟銀代表擔任阿里巴巴董事,他評價馬云說,“他是我所認識的billionaire(億萬富翁)中最活潑,并一直保持著真誠與活潑天性的人”。

對于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來說,他所做的最大公益,確切無疑,就是創立了這家以“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為宗旨的公司并為之奔走呼號,使之成為了全球最炙手可熱的互聯網公司之一。他改變了中國互聯網格局,使阿里巴巴成為了中國互聯網的基礎設施,使無數人因為阿里巴巴的B2B、淘寶、大數據、云計算而改變了命運。

對于執意成為“馬老師”的馬云來說,他最大的公益行動即是成為“馬老師”。他將教育的意義灌輸到了阿里巴巴,也灌輸到了他所關注的那些鄉村教師身上。他們將會去改變未來。

“鄉村教師在做中國最大的善事,他們既是保安,又是保姆,還是家長、醫生,最后才是老師。鄉村教師是鄉村最美麗、最溫暖的陽光。一句話、一個行動、一生表揚、一點一滴都可能改變一個年輕人的人生。”

“鄉村教師的發展,不僅決定鄉村學生的未來,也決定鄉村教育的未來。”

無論明天馬老師是更多作為阿里巴巴的“馬老師”還是更多作為“浙江馬云公益基金會”的馬老師,無論他選擇繼續在天空飛來飛去還是選擇在鄉間走來走去,他都已經清晰地回答了那個“你往何處去”的問題——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自1995年發出那聲怒喝,二十多年來他迎風行走,所歷磨難不知凡幾,這個答案始終跟隨著他,亦步亦趨,如影隨形。

*圖1、圖2來源:阿里巴巴官方微信公眾號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遲宇宙
來源:微信公眾號:商業人物(ID:biz-lea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