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殘局:戴威奮力突圍,巨頭意興闌珊

最近ofo被頻繁爆出資金鏈短缺的消息。

9月11日,ofo被再次被爆出收到了一筆來自阿里的借款,數額接近6000萬左右,這筆錢不是融資,而是借貸。消息稱,這筆借款不是用來擴張業務,而是用于發工資。

隨后,ofo回應稱該報道不實,公司員工的工資是正常發放的。阿里內部人士也稱該消息為假消息,沒有借錢這回事。

之前還有媒體報道稱因為滴滴否定了ofo提出的5億美元收購方案,導致ofo陷入生存困境,緊急之下其只能向阿里發起借款,然而由于最大股東以及擁有一票否決權的滴滴遲遲不表態,導致這筆借款未成功到賬。對此,滴滴官方否認,表示從未在ofo融資或借款過程中使用過否決權,沒有拒絕簽字的情況,不存在“滴滴不表態,導致阿里借款未到賬”的這種情況。

ofo資金鏈斷裂頻傳

雖然三方都對這則借款消息進行了否認,但是無風不起浪。早在1月12日,騰訊科技就爆料稱“ofo公司賬戶上的可用資金僅剩下不到6億人民幣,僅能支撐一個月。”

共享單車雖有現金流收入,卻一直缺乏有效盈利模式,再加上此前過度擴張的后遺癥逐步顯露,共享單車行業進入至暗時刻。摩拜單車有美團馳援尚可度日,缺乏得力靠山的ofo卻捉襟見肘,只能靠戴威四處找錢。

如今,距離ofo上一輪融資已有半年。3月中旬,ofo宣稱采取股權和債權并行的融資方式獲得阿里領投、螞蟻金服跟投的E2-1輪8.66億美元。這一次融資中阿里系正式進入ofo董事會。

但是ofo依然沒有終止“燒錢”跡象。在資本寒冬到來之際,資本對任何項目的態度都變得愈發謹慎,特別是燒錢項目,ofo缺錢的窘境愈演愈烈,此前媒體曝光的財務數據顯示:

截至今年五月中旬,ofo對供應商欠款約12億元,城市運維欠款近3億元,合計欠款15億元,押金余額35億元左右,賬面可動用現金已不足5億元。而為保證公司正常運轉,其每月開支需要三億元。

在摩拜被美團收購后,ofo更是陷入被動。然而,戴威沒有認輸,反而有背水一戰的意愿。

8月底,有媒體報道稱經過多方信源求證ofo已經被滴滴20億美元收購,但最終還是被ofo聯合創始人于信否認,于信稱ofo的終局還沒有到。那么,ofo的終局會是什么?

ofo終局時刻或將至

ofo一開始誕生于校園。2015年戴威在北大師生中招募2000位共享車主,宣稱要推出10000輛共享單車,只要用戶共享了一輛車,就能獲得所有小黃車的使用權。那時候,小黃車還是真正的共享經濟,正是因為這樣的起點,讓ofo一直很自豪地對外宣稱是無樁共享單車模式的創造者,它甚至一度努力將這一原創模式復制到海外,踏上了激進的全球化征程。

一年之后,ofo走出校園的,大舉進入城市。汽車記者出身的胡瑋煒在李斌的支持下,一夜之間將摩拜單車鋪到北京街頭,成為ofo進入城市最大對手。

此時資本市場在經歷過滴滴快的一役后,十分興奮,四處尋找下一個滴滴,共享單車同時處于新出行和共享經濟風口,一夜之間成為香餑餑,五顏六色的共享單車出現在大街小巷,它們改變了城市居民的出行方式,一度躋身“中國新四大發明”,成為中國本土創新代表。

春風得意馬蹄疾,ofo在資本的熱捧下一路狂奔,僅在2016年的短短幾個月,就獲得了5輪融資,累計融資的金額超過2億美元。

共享單車行業也開始了規模宏大的燒錢、補貼和擴張。在2017年7月,ofo獲得了7億美元的E輪融資,但不到兩個月就燒光了。到了12月,據看過ofo財務報告的知情人士透露,ofo賬面上可動用的現只剩下3.5億元,并且還將30億元的押金用于支付供應鏈的欠款。

摩拜單車等同行的現狀差不多:雖然融資進程十分順利,然而現金流卻很難為正,共享單車成為一定要靠資本輸血的早產兒。

行業清盤時刻終于到來,4月初美團正式對摩拜單車收購。能夠像摩拜單車這樣找到下家接盤的幸運兒不多,大多數玩家都已出局。一個季度后,在表決大會上投出反對票的股東應該會感謝當時投贊成票的人。

ofo在與巨頭談判后,選擇了獨立自主的路線,開展自救,戴威在內部開會啟動了“勝利”項目,其目標是當ofo盈利1元時,就是勝利。為實現這個目標,ofo開始精細化運營,收縮戰線降低運營成本,嘗試各種方式增加收入來源。

ofo退出或壓縮了多個海外市場,提高了單車整體收費水平,接著探索將用戶注意力通過廣告變現,它甚至“不務正業”地在App中加入了信息流業務,希望可以做一個嵌入式的今日頭條來賣廣告。6月份,ofo透露在車身廣告的業務營收超過了1億元。8月22日,ofo又在App進入頁面植入了5秒鐘的品牌廣告視頻。

ofo的這些動作多少有點放手一搏的意味,而且顯得很吃力——讓一個共享單車來做信息流賣廣告賺錢,可能比讓信息流平臺做共享單車還要難得多。

ofo開源節流后在單車采購、投放和維護上變得保守,免押金范圍的縮小提高了用戶的使用門檻,用戶體驗也不再如昨,單車騎行收入進一步減少,形成惡性循環。

地盤損失的ofo在與阿里和滴滴的巨頭博弈中,談判籌碼也越來越少,變得日益被動。ofo的兩大股東滴滴和阿里都在共享單車領域有了自己的親兒子。滴滴復活小藍單車為青桔單車,與供應商簽訂大額訂單,而螞蟻金服擁有哈羅單車45%的股份,讓其在二三四線城市肆意發展。

當整個行業變成巨頭扳手腕的桌面時,ofo想獨立運作本身就顯得很理想主義。要么出局,要么站隊,是絕大多數中國互聯網創業者的宿命。留給ofo的時間已經不多,“羅超頻道(微信ID:luochaotmt)”預計,ofo加入巨頭懷抱的傳言終究會成為現實,只看什么時候以何種形式出現。

共享單車殘局無人下

資本是雙刃劍,每一個繁榮的互聯網行業背后的推手都是資本,然而如果不善用,資本就會形成副作用。

資本的大舉進入打亂了共享單車應有的節奏。一個市場被催熟,難免有揠苗助長的問題。共享單車行業,在資本的助推下走上了粗放式發展之路,瘋狂鋪量導致資源浪費、燒錢補貼延后了盈利節點、國際擴張加大了資金壓力,整個行業在瘋狂擴張后留下一地雞毛。

此前摩拜投資人龍宇在接受采訪時就曾表示:

“共享單車是個單邊市場,行業屬性決定了他們不必發動激烈的燒錢補貼戰,摩拜和 ofo 短期內在增量市場和平共存本毫無問題。即使沒有數以億計的資本進入,不管ofo 還是摩拜其實也有活下去甚至盈利的可能。”

共享單車在資本進入的時刻就脫離了共享經濟的本質,變成了資本博弈的游戲。

理論上來說,共享單車不是提高閑置資源利用率的平臺,而是屬于燒錢造車的單車租賃模式,是無人租賃經濟的代表。雖然它無限提高了一輛單車的使用效率,然而卻也出現了過度投入,不是激活閑置資源,而是制造閑置資源,造車越多,閑置資源就越多,這一定程度造成了浪費,以及對道路等公共資源的擠壓。

共享單車從優質資產變為負資產的路徑很容易理清:

1、資本輸血過猛,大量造車,然而用戶使用頻次卻不夠多,供給過剩,資源浪費;

2、單車越多,維護費用越高,一旦維護資源投入減少,廢棄單車就會變多,成為平臺更大的成本損耗,用戶體驗也會直線下降;

3、廢棄的共享單車占據城市空間,城市監管部門強化管理措施,限制新單車投放。

4、“人性之惡”在共享單車維護成本降低后,更多被釋放出來,破壞、盜竊、上私鎖現象時有發生,且難以再受到當初那么嚴格的懲罰。

惡性循環榨干了共享單車原本應有的價值,共享單車成為負資產,行業成為殘局,然而下棋的關鍵大佬,卻已意興闌珊。

曾經是ofo最佳買手的滴滴,在今年啟動了猝不及防的戰略調整,從規模擴張到安全First轉型,購買意愿下降;阿里在有哈羅在手的情況下,更傾向于借款這樣的保守動作;各路資本在“錢荒”時代出手也變得異常謹慎。誰會是ofo的白衣騎士,現在依然沒有眉目。

2017年12月,朱嘯虎悄悄將ofo的股份全數賣給了阿里巴巴,據稱套現30多億,早期瘋狂宣傳和加持的投資人套現離場。

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此前接受采訪時則表示:

“資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實你都得還回去。”

不同的是,胡瑋煒已經賣掉摩拜實現財務自由,成為同齡人中的成功者,戴威卻還帶著ofo在崩潰邊緣苦苦掙扎——“勝利”計劃或許會實現,卻遙遙無期。戴威的ofo如果能夠逆襲,就是一個傳奇,大家都知道這很難,今天的戴威帶著ofo突圍之路顯得有些悲壯。

共享單車給行業上了生動一課:

1、在其啟發下,無人租賃模式在更多領域普及,如雨傘租賃等領域,雖然不像共享單車這個熾手可熱,卻反而可以偏安一隅。

2、它告誡創業者一個已被驗證無數次的潛規則:在中國做互聯網創業,獨立做大是豐滿的理想,擁抱巨頭是唯一的現實。

3、資本是行業的助推劑,它可以讓火箭升天,使用不當卻會燒掉火箭。欠資本的債,最終由市場來還。

4、資本瘋狂投入砸出兩個領跑者再合并的劇本已發生過很多次,卻不是每一次都會發生,創業者、投資者都容易陷入經驗主義的坑。

5、創業者有戴威的理想主義很好,有胡瑋煒擁抱現實知進退的能力更佳。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羅超
來源:微信公眾號: 羅超頻道(luochaot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