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收入大漲66%,TVB成為優愛騰手心里的“港式奶茶”

還記得曾萬人空巷的經典商戰劇《創世紀》嗎?播出近20年后,TVB聯合愛奇藝推出了續篇《再創世紀》。

豆瓣評分7.2,收視率最高0.67%,躋身收視前十,這樣的戰績雖并未重現《創世紀》時的榮光,卻是港劇暌違內地市場十二年后,再度登上央視這一內地主流平臺的TVB作品。

《宮心計》《法證先鋒》《金枝玉孽》……鼎盛時期的TVB留下了一系列膾炙人口的劇集。2014年的《使徒行者》更是引爆了收視熱潮。不過,因受到“限外令”影響,TVB在內地聲量漸小。

大環境驟變,而TVB自身也在面臨危機。人才青黃不接,老一輩如胡杏兒、佘詩曼等藝人紛紛離巢北上,新人遲遲無法獨當一面。而它的傳統媒體電視廣播在新媒體的沖擊下,已現疲態。

彼時,內地正邁步進入大劇和流量時代,視頻網站因此崛起。

2015年,在TVB背后股東華人文化的牽線下,迫切需要轉型的TVB抓住了優愛騰這根救命稻草,雙方攜手推出了《宮心計2》《溏心風暴3》《盲俠大律師》等多部熱播網劇。 TVB甚至不惜犧牲香港的收視率,讓內地觀眾優先收看。

TVB的壯士斷腕,終于換來內地“新港劇”熱潮。

如今,改變正在發生。進軍內地市場三年后,TVB與內地伙伴的合作方式,已經從最初1.0時代的簡單的版權劇引進,到后來2.0時代“純香港制造”的定制劇,變成了如今3.0時代《再創世紀》首次實現“中港合拍”。

最明顯的變化是,劇中故事則勾連了香港和內地的時代發展背景。TVB另一部正在籌拍中的合拍劇《沖向云霄2020》則更是完全把故事背景放在內地。

左手資本,右手制作,TVB可謂補足了內地劇集類型的空缺,優愛騰視頻網站則為轉型中的TVB打開了內地市場,帶來了相關業務66%的收入升幅(上半年同期從2.43億港元到4.04億港元),這是一個雙贏的故事。

但仍然有人好奇的是,“新港劇”在內地的前景如何,它曾經引以為傲的“制作圣經”能在合拍劇中奏效嗎?身陷“中年危機”TVB能憑此重振雄風嗎?

《再創世紀》成為TVB和內地合作模式的拐點

前后考慮了半年時間,愛奇藝主動提議要做《再創世紀》。

《再創世紀》的前身是《創世紀》,是1999年TVB的臺慶大戲,由羅嘉良、郭晉安、陳錦鴻、古天樂出演,是TVB商戰劇的經典之作。

愛奇藝自制劇開發中心總經理戴瑩認為要做的原因是《創世紀》是TVB非常經典的作品,“對我們來說也非常難能可貴的是題材,我們希望以小人物的視角來看大的社會變更。”

這是愛奇藝和TVB繼《盲俠大律師》后的第二次合作。但很明顯的是,這一次雙方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在整個項目的推動上,TVB依舊負責他們最為駕輕就熟的內容制作。但這次,TVB在制作上有了改變。一是延長了創作周期。以劇集20集體量為例,籌備時間從之前的5個月可以延長至至少7個月,可以等到劇本完成后開工;二是采取了項目式替代了原先流水線的制作方式,給每個項目都配備了專門的美術、梳化、拍攝以及后期制作團隊。

愛奇藝則是充分參與到創作、制作整個過程。發行也是主要是由愛奇藝來推進。

港劇北上,TVB在資本的裹挾下是否會丟失制作話語權一直是外界關心的話題。TVB副總經理杜之克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話語權雙方都有,因為大家都是在制作上已經有了一定的經驗。”經過摸索期,兩方的溝通更為順暢。

但在談的過程中,還是不免會提出一些讓對方頭疼的難題。比如在創作階段,愛奇藝和TVB溝通后決定不把這部劇當作《創世紀》的續集來做,“因為非常不好做,相隔太長時間了”,杜之克說。

于是在演員名單擬定上,雙方曾有過很多不同意見。比如說,有哪些《創世紀》里的曾經出現的演員,現在應該在《再創世紀》里面出演什么角色等等。“有不同意見也好,都是能夠通過好好地商量去把它解決的。”

而此番《再創世紀》合作伙伴也從網到臺,實現了在國內主流平臺央視的播出。《再創世紀》采取了愛奇藝、央視CCTV-8和TVB三重排播的合作布局。8月29日,愛奇藝首播,VIP會員搶先看并享受雙語共享。隨后隔日央視跟播,每天三集。9月10日,香港TVB也將播出,周一至周五每晚播出一集。

兩岸三地,并且是三重排播一部自制劇,在國內算是首例。同時,也是港劇繼《歲月風云》后,睽違十二年再一次重回央視黃金檔。

這也被外界視為TVB回歸主流平臺。

除了內容制作和排播上的創新,《再創世紀》的另一個革新在合作模式上。

“《再創世紀》在內地的法規上叫做‘合拍劇’。”杜之克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

與之前TVB和視頻網站聯合出品的《宮心計2》《溏心風暴3》等“合作劇”不同,杜之克口中的“合拍劇”更為復雜一些。它是由內地和香港合拍一部關于內地題材的劇,立項之初就需要報審到廣電總局審批。

“所以,《再創世紀》在身份上跟以前幾部劇都不一樣”。

所謂身份上的不同,是因為《再創世紀》開始在內容上聚焦內地。它講的是在香港回歸后的時代背景下,新一代香港人和內地新生代在情感、職場上的矛盾以及在金融市場的奮斗故事。無論是創作還是制作都不再是以往的“純香港”模式。《再創世紀》劇情中不僅加入了不少在內地發生的故事,演員陣容中也有了內地面孔。

因此在出品方上,除了愛奇藝和TVB,還出現了一張新面孔:中國廣播影視出版社。

中國廣播影視出版社直屬于廣電總局,起到的作用是“從題材立項到整個內容送審,他們提了大量意見,包括內容上應該是做什么調整才能夠符合內地的種種法規等等。”杜之克說。

此番《再創世紀》種種的創新也被外界解讀為,是TVB和內地視頻網站的合作模式上迎來了一個拐點。

從盤活舊IP到共同參與,合拍劇謀求新出路

2017年被業內視為是“新港劇元年”。

歷經低潮期的TVB在華人文化的“撮合”下,與優愛騰三大內地主流視頻網站攜手合作,以網劇模式相繼推出了《盲俠大律師》《使徒行者2》《溏心風暴3》等新港劇,拉開了視頻網站搶奪優質港劇資源的序幕。

TVB初踏入內地市場,第一波的新港劇類型相對保守。無論是《宮心計2》還是《溏心風暴3》都是以往IP的衍生故事。

“一開始我們和內地平臺方在互相不熟悉情況下,必定會找一個比較安全的方法去合作。”杜之克說,所以雙方會更傾向于合作一些已經在內地市場造成影響力的題材。

這也是為什么在合作初期,會有舊IP大規模北上的現象。

摸索期過后,尋找到了安全邊界的TVB和平臺方,開始尋找新的IP。接下里,TVB即將推出的《鐵探》《多功能老婆》《十兄弟》都是全新的內容。

其實,對于內容創新方面要求較高的愛奇藝,早在與TVB的第一次合作時,就頗為大膽地選擇了完全是全新題材的《盲俠大律師》。可即便是《盲俠大律師》這樣新面孔,它的故事背景和演員陣容還是純香港化。

不過今年新港劇開始革新,籌拍中的《沖上云霄2020》聚焦內地航空業,據此前媒體報道,演員陣容也有意加入擁有內地流量的明星。而它的出品方,除了騰訊影業和TVB,同樣有中國廣播影視出版社的身影。

“《沖上云霄2020》應該算是合拍片的一個創新了。因為它是真正以內地背景為題材的合拍劇。”杜之克說。

從盤活舊IP到挖掘新的題材再到聚焦內地市場的合拍劇,不難發現TVB與內地視頻網站的合作模式不單是平臺提供資金,TVB提供“純香港制造”的階段,而是慢慢走向雙方共同參與編劇、陣容和制作的深度合作。

不過要拍出一部觀眾買單,題材又能過審的合拍劇并不容易。

在杜之克看來,合拍劇的“難”在于,從法規的角度,在內地需要立項,內容和尺度上需要仔細拿捏。從制作上,布局需要完全考慮到內地主流市場觀眾的需求。

這無疑會消弭港劇某一部分的優勢,比如很多香港風格濃郁的題材像是警匪劇,在內地操作的可能性就比較低。“我們不能單純說做一部港劇就行了,必須要照顧有內地市場的考慮。”

而在這當中,TVB要付出的工作量是繁瑣而巨大的。定一個題材和故事的走向,里面需要考慮到內地的政策和社會情況。還有包括演員的選擇,內地觀眾會對哪一些演員熟悉并且有驚喜。“每一個部分我們都需要跟合作方和出版社一起來商量。這當中會牽涉到非常多的細節。”

現在操著一口嫻熟普通話的杜之克在敏銳關注著內地的發展。他覺得以中國民航發展為背景的《沖上云霄2020》是合拍片題材一個不錯的切入點。“中國民航業在世界市場上份額從十年前的低點,躍升到現在一個非常高的份額。我覺得這個改變是幾何級的。”

《沖上云霄2020》已知制作費高達2億人民幣,還會加入大陸內地當紅演員,迪麗熱巴、黃子韜、陳偉霆、Angelababy等人都在邀請之列。而在劇本階段,香港和內地雙方不是從前分工合作,而是香港編劇團隊組織整個故事,內地團隊負責對白、事實以及內地年輕人心態和夢想,確保不會產生水土不服的感覺。

TVB“中年危機”的自救

由于《盲俠大律師》、《使徒行者2》、《溏心風暴3》等多部聯合制作的劇集取得不錯的市場反饋。此前,TVB行政總裁李寶安宣布為了增加拍劇資源,TVB將安排四分之一劇集進行聯合制作,開發內地觀眾喜歡的劇集類型。

“明年聯合制作的劇可能會比今年多一倍。”杜之克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不過在他看來,所謂多一倍,不是從10部到20部的躍進,而是兩三部到五六部穩步地提升。

TVB和視頻平臺的合作確實拉動了它的營收。根據TVB 發布的2018年中期財務報告顯示,TVB上半年的收入達22.31億港幣,其中與中國內地的新媒體發行及視頻網站聯合制作電視劇的收入分別錄得63%及104%的升幅。

TVB和內地視頻網站的緊密合作也被外界視為是其遭遇中年危機后的自救行為。

曾經,《金枝欲孽》《法證先鋒》《溏心風暴》《宮心計》等一系列的港劇倍受內地觀眾喜愛。在內地的國產劇式微之時,港劇迎來了它的高光時刻。

2013年,優酷土豆與TVB簽下了未來兩年內所有TVB劇集及節目在視頻網站上的播放權。童年,港劇頻道在優酷創下了80億巔峰流量,超過了美劇、日劇、韓劇的流量。2014年的《使徒行者》在內地創下了多個記錄,單日內地網絡播放量突破1億和總播放量超24億,打破港劇網絡播放量;更以30.5的跨平臺收視率成為了TVB年度收視冠軍。

不過,一切的“榮光”在2014年國家出版廣電總局“限外令”生效后,漸漸暗淡。在“先審后播”的條件下,內地觀眾難以在視頻網站上同步觀看港劇。

而在之后的兩年,《瑯琊榜》《甄嬛傳》《花千骨》等劇集興起,在內地跨入了轟轟烈烈劇集浪潮里。TVB雖有《EU超時任務》、《愛回家》這樣的口碑作品,但在內地劇集瘋狂膨脹爆炸的那幾年里,顯得微不足道。

在2015年,華人文化入股TVB后,才帶動了TVB與內地視頻平臺之間合作的全面開花。TVB找到第二條與內地合作的道路。這三年,TVB和內地的合作發生了三次的更迭:從單純的版權引進,再到跟視頻網站合作定制劇,到如今雙方進行新題材新類型的更多嘗試。

去年,TVB全面聯手優愛騰三大視頻平臺。聯手企鵝影視推出《使徒行者2》《溏心風暴3》《深宮計》,接下來,雙方開發新項目《鐵探》。

而TVB兄弟公司“邵氏兄弟影業”與優酷聯手打造《飛虎之潛行極戰》。此外,阿里巴巴娛樂寶與TVB達成合作協議,包括電影電視劇制作,電子商務及周邊衍生商品的開發等。

除了聯合出品了《盲俠大律師》《再創世紀》,接下來邵氏兄弟影業與愛奇藝宣布打造《守護神》。“新港劇”浪潮來襲。

此外,杜之克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綜藝也將是TVB和內地未來合作的方向。

而在渠道上,TVB也“做了一場手術”。2015年,TVB提出開展OTT業務,打造myTV SUPER平臺,上線“BigBigChannel”短視頻平臺,試圖從傳統電視臺向數碼轉型。TVB還和優酷共同推出“全球同步劇系列”的戰略合作計劃。

但在“新港劇”全面拓展版圖之際,聯合制作也在遭受著“港味變淡”和“不了解內地用戶口味”的雙重質疑。

杜之克認為,面對內地這個變幻莫測的市場,TVB大部分的人不是身臨其境,他們對內地市場的掌握更多地需要平臺方的數據和想法。但另一方面,TVB還是在努力地保證每部劇保持其自有的特色,不斷更新制作工業水平,同時保持著對內地觀眾喜好以及題材潮流的追蹤。

做了以后能不能成功?杜之克問自己,但很快,他自己就回答了:“這個很難說,但是不做的話,我們感覺是死定了。”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陳瀅
來源:微信公眾號:“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